加入收藏   

 ◎ 怀德律师实务
 
 
怀德律师实务 您的位置:首页 >
 

如何确定工程价款优先受偿权行使期限的起算时间点?
浏览次数:1888 发布时间:2016/4/6

  

如何确定工程价款优先受偿权行使期限的起算时间点?

                            文/陈强律师

最近,我们建筑法律服务团队代理的一起案件,涉及两个标段,两份施工合同,施工单位委托我们催要工程款。

一标段施工合同约定竣工日期为2014811日,实际竣工日期为20141211日,工程造价审定完成之日为2015715日。施工合同约定造价审定后20天内付至审定价的95%5%的保修金2年付4%51%。我们将代表施工单位提起诉讼,那么一标段工程价款是否还享有优先受偿权?

二标段工程由于建设方一直拖延支付工程进度款,导致施工方只能停工,进而解除建设工程施工合同并退场。施工合同约定的竣工日期为20156月,施工方停工是20152月,施工合同解除日期为2015812日。那么二标段工程价款优先受偿权行使期限的起算时间点应当是哪个时间?

一、何为工程价款优先受偿权?

建设工程价款优先受偿权是《合同法》第二百八十六条赋予承包人在发包人逾期不支付工程价款的情况下,以该工程折价或拍卖的价款优先受偿的权利。该条款规定:“发包人未按照约定支付价款的,承包人可以催告发包人在合理期限内支付价款。发包人逾期不支付的,除按照建设工程的性质不宜折价、拍卖的以外,承包人可以与发包人协议将该工程折价,也可以申请人民法院将该工程依法拍卖。建设工程的价款就该工程折价或者拍卖的价款优先受偿。”

最高院于2002年出了《关于建设工程价款优先受偿权问题的批复》,该《批复》规定了工程价款优先受偿权行使期限为6个月。但由于《批复》对建设工程价款优先受偿权的性质等重要问题未作明确具体界定,直接影响到对合同法第二百八十六条的理解与适用,其中建设工程价款优先受偿权行使期限的起算时间便是长存争议的问题之一,实践中各地法院对此也有不同的理解。

    二、目前各级法院关于工程价款优先受偿权行使期限的起算时间规定

    (一)自建设工程竣工之日或合同约定的竣工之日起计算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建设工程价款优先受偿权问题的批复》2002)第4条的规定,承包人行使优先受偿权,若建设工程实际竣工的,自竣工之日起计算;建设工程未竣工的,自合同约定的竣工之日起计算。所以,针对未完工工程,承包人主张优先受偿权,必须在合同约定的竣工之日起六个月内行使,否则将丧失优先受偿权。

《江苏省高级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件若干问题的意见》(2008年) 第十九条规定:“建设工程已经竣工的,承包人的工程价款优先受偿权的行使期限自建设工程竣工之日起六个月;建设工程未竣工的,承包人的工程价款优先受偿权的行使期限自建设工程合同约定的竣工之日起六个月。”

    《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关于在审判工作中如何适用合同法第286条的指导意见》(粤高法发【20042号)规定:“承包人在20021228日之后行使建设工程价款优先受偿权的期限为6个月,自建设工程竣工之日或者建设工程承包合同约定的竣工之日起计算。建设工程竣工之日与建设工程承包合同约定的竣工之日不一致的,以日期在后的为准。”广东省虽然也是规定自建设工程竣工之日或合同约定的竣工之日起计算,但与最高院批复和江苏省高院意见不同之处在于,工程竣工的,工程实际竣工之日并不必然是优先受偿权的起算时间,还要看合同约定的竣工日期与实际竣工日期哪个在后,以在后的时间为起算时间。

    (二)自建设工程合同解除或合同终止之日起计算

《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关于建设工程合同若干问题的指导意见》第29点明确规定:在工程竣工验收合格前,建设工程合同被解除的,承包人对已完工程享有建设工程价款优先受偿权,承包人行使优先权的期限为六个月,自建设工程合同解除之日起计算。

    (三)约定的竣工日期早于实际停工日期的,自停工之日起计算

《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执行局执行中处理建设工程价款优先受偿权有关问题的解答》第一点明确规定:发生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时工程已实际竣工的,工程实际竣工之日为六个月的起算点;发生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时工程未实际竣工的,约定的竣工之日为六个月的起算点;约定的竣工日期早于实际停工日期的,实际停工之日为六个月的起算点。权利人未在上述期限内行使优先权的,建设工程价款优先受偿权丧失。 

    (四)约定的竣工日期早于合同解除或终止日的或者合同未约定竣工日期的,应以合同解除或者终止之日起算。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印发〈全国民事审判工作会议纪要〉的通知法办【2011】442号26、非因承包人的原因,建设工程未能在约定期间内竣工,承包人依据合同法第二百八十六条规定享有的优先受偿权不受影响;承包人行使优先受偿权的期限为六个月,自建设工程合同约定的竣工之日起计算;建设工程合同未约定竣工日期,或者由于发包人的原因,合同解除或终止履行时已经超出合同约定的竣工日期的,承包人行使优先受偿权的期限自合同解除或终止履行之日起计算。

(五)遵从合同法第286条的立法精神,工程价款优先受偿权行使期限的起算点最早应当从债权应受清偿时起算。

如果工程款在建设工程竣工之日或者合同约定的竣工之日尚未届清偿期,则承包人的优先受偿权行使期限最早应从工程款债权清偿期届满开始起算,发包人主张从工程竣工之日或者合同约定的竣工之日开始计算承包人的优先受偿权行使期限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江苏省高院(2015)参阅案例52号《南通一建公司诉均英光电公司建设工程价款优先受偿权纠纷案》。

《合同法》286条规定工程价款优先受偿权,其立法本意应当是为了保护施工企业利益,及时清理大量拖欠的工程款,维护建筑市场的正常秩序。因此,对于优先受偿权行使期限的起算时间点,也应当从有利于施工企业主张优先受偿权的角度考虑。如果完全按照最高院的《批复》所规定的实际竣工之日或者合同约定的竣工之日作为优先受偿权的起算点,实践中会出现这样的窘境:如果从实际竣工之日或者合同约定的竣工之日起算6个月,工程价款因为造价审定以及合同约定的付款时间较长等原因尚未届清偿期,等到清偿期届满,施工单位要起诉了,这时候发现优先受偿权行使期限已过,这样的情况实践中还是很多的。如果这样,《合同法》286条规定的优先受偿权便失去了操作性。无疑,江苏省高院的2015)参阅案例52号中的观点可以避免这一窘境,以债务的清偿期届满之日作为优先受偿权的行使期限起算点,这有利于保护施工单位的利益。

    综上,各地高院对于对于优先权行使期限的起算点,基本上是以《批复》的规定为基础,但又有所不同。如广东高院规定建设工程竣工之日与建设工程承包合同约定的竣工之日不一致的,以日期在后的为准。对于比约定竣工日期提前竣工的承包人来说,无疑延后了起算点,对承包人的权利保护更加有利,但在提前实际竣工的情况下却以约定的竣工日期起算,目前尚无法律、法规及司法解释提供支持。浙江高院关于约定的竣工日期早于实际停工日期的,实际停工之日为六个月的起算点”的规定较《批复》的规定更是有所突破。江苏省高院的(2015)参阅案例52号中的观点更侧重于遵从合同法第286条的立法精神,可以说完全突破了《批复》的规定,对施工单位较为有利。如债权清偿期在实际竣工或者约定竣工日之后的,工程款优先受偿权行使期限的起算点应当是工程款债权已届清偿期而未获清偿之时。

    三、律师观点

对建设工程优先受偿权行使期限的起算点我们认为原则上还是应以《批复》的规定为基础,同时参照最高院会议纪要的精神。但在分析个案时,江苏省高院(2015)参阅案例52号中的观点我们应视情况而参考适用。

    第一,在建设工程实际竣工的情况下,工程价款优先受偿权的起算时间为建设工程竣工之日,其权利行使期限为实际竣工之日起六个月内。

    第二,工程未竣工。由于发包人的原因导致合同解除或终止的,若合同解除或终止的日期晚于合同约定的竣工日期或者合同未约定竣工日期的,承包人行使优先受偿权应从合同解除或终止之日起算。

    第三,合同解除或终止的日期早于合同约定的竣工日期的,从保护施工单位利益的角度出发,优先受偿权应自建设工程合同约定的竣工之日起计算。

第四、工程竣工,工程价款未届清偿期,考虑如果一刀切的按竣工日期作为优先受偿权的起算时间,很可能损害施工单位的利益。此时可以参考江苏省高院(2015)参阅案例52号,工程款债权应当清偿之日作为优先受偿权的起算时间。

    回到本文一开始的案例,一标段的工程款优先受偿权如果从工程竣工之日或者约定的竣工之日起算,至今显然已经超过6个月,由于合同约定的工程款支付日期(201585远远落后于工程实际竣工之日,所以从保护施工单位利益出发,应当以合同约定的工程款支付日作为优先受偿权的起算时间,因此,施工单位的优先受偿权并未过期。二标段工程,由于工程未实际竣工,且施工单位解除合同的日期晚于合同约定的竣工日期,因此优先受偿权的起算时间应从合同解除之日起算。

 

 

返回


--== 欢迎光临 ==--   江苏怀德律师事务所